人民司法刑事案例(2019-2022)


首页>>刑事案例>>正文


2007-2010】【2011-2014】【2015-2018】【2019-2022】【2023-2026

案例号

名称

   
  2022年目录
   
司法202235203 以家庭教育为由殴打孩子致死的认定
司法202235028 假冒注册商标罪中相同商标的认定
司法202235025 对酒后无证驾驶摩托车不能简单定罪
   
司法202232042 交通肇事转化型故意杀人犯罪行为模式辨析
司法202232039 刑罚执行完毕后发现漏罪的数罪并罚适用
司法202232036 坦白情节的认定
司法202232032 提供驾驶证照片购买假驾驶证的定罪辨析
司法202232028 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认定
司法202232024 使用资金极度不负责任应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司法202232021 利用他人资金及账户炒股构成受贿罪
司法202232018 在微信群发布他人裸体视频构成强制侮辱罪
司法202232015 负有照护职责人员性侵罪与强奸罪的界定
司法202232012 低龄未成年被害人陈述的证明效力
   
司法202229054 公诉案件中被告人自证无罪的鉴定费负担
司法202229052 刑罚执行期间供述漏罪期满后才追诉应单独定罪并从轻处罚
司法202229048 事实推定的具体适用
司法202229044 代客炒股并场外配资及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
司法202229040 盗版型侵犯著作权犯罪的司法实务问题
司法202229036 非法收集他人微信号后转卖的行为性质
司法202229033 被害人基于不法意图被骗的财物不予发还
司法202229029 使用诈骗手段实现债权的定性
司法202229026 诱骗幼女拍摄并发送不雅照片构成猥亵儿童罪
   
司法202226203 利用程序漏洞虚假充值构成盗窃罪
司法202226058 具有公共通行功能的施工路段属于道路
司法202226054 为淫秽直播提供支付结算、技术支持的定罪量刑
司法202226050 惩治非法集资犯罪的司法认定难点问题
司法202226046 非法集资行为的性质认定
司法202226042 违规发行私募基金构成非法集资犯罪的罪名确定
司法202226038 私募类非法集资的审查判断
司法202226034 新司法解释对刑法修正案(十一)施行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适用
司法202226019 《湖南省益阳市人民检察院诉夏顺安等15人生态破坏民事公益诉讼案》的理解与参照——非法采砂生态损害赔偿责任的认定应当坚持全面赔偿原则
司法202226014 《江苏省泰州市人民检察院诉王小朋等59人生态破坏民事公益诉讼案》的理解与参照——非法捕捞共同侵权行为及损害后果的认定
司法202226004 《秦家学滥伐林木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的理解与参照——确定被告人森林生态环境修复义务时,可以参考专家意见及主管部门出具的专业意见,被告人自愿交纳生态环境修复义务保证金的,可以将该情形作为从轻量刑情节
   
司法202223070 对同一被告人所涉多案同时提起再审的审理规则
司法202223063 特赦后发现罪犯在特赦前假释考验期限内犯新罪的法律适用
司法202223059 擅自修改终端机应用程序销售彩票的罪名确定
司法202223055 出售微信账号的刑法规制
司法202223051 网络游戏以视听作品纳入刑法保护的裁判思路
司法202223047 网络侵犯著作权犯罪中的广告收入应认定为非法经营额
司法202223044 故意伤害案件出罪事由的选择
   
司法202220044 主犯未到案时电诈集团违法所得的没收
司法202220040 立功线索来源排除规则的适用
司法202220036 洗钱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区分
司法202220033 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的法律适用
司法202220031 徇私枉法罪中有罪的人的认定
司法202220027 非计算机病毒类破坏性程序的司法认定
司法202220023 性侵未成年案件中情节恶劣的认定
司法202220020 特殊关系人多次奸淫幼女可认定情节恶劣
   
司法202217065 新型毒品犯罪认定的若干问题
司法202217062 贩卖“上头电子烟”的主观认知推定
司法202217060 为缓解自身瘾癖而走私精神毒品的犯罪认定
司法202217056 使用化学原料生产含毒品成分饮料并销售构成贩卖、制造毒品罪
司法202217052 新型液态毒品的数量认定与刑罚适用
   
司法202214062 刑事审监抗诉的正当性之判断
司法202214058 非法获取数据出售的行为性质
司法202214054 生态环境修复资金和惩罚性赔偿金可公益信托监管使用
司法202214050 以驾车冲撞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的主观心态判断
司法202214030 《张永明、毛伟明、张鹭故意损毁名胜古迹案》的理解与参照——名胜古迹严重损毁之认定
司法202214026 《陈庆豪、陈淑娟、赵延海开设赌场案》的理解与参照——利用二元期权网站组织赌博构成开设赌场罪
司法202214022 《张竣杰等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案》的理解与参照——对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或有价值数据实施增加、修改,未造成该系统功能实质,性破坏或不能正常运行的行为,应认定为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司法202214018 《张那木拉正当防卫案》的理解与参照——更用致命性凶器攻击他人要害部位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行为应认定为特殊防卫
   
司法202211083 《云南省剑川县人民检察院诉剑川县森林公安局怠于履行法定职责环境行政公益诉讼案》的理解与参照
司法202211080 《吉林省白山市人民检察院诉白山市江源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白山市江源区中医院环境公益诉讼案》的理解与参照
司法202211076 《江苏省徐州市人民检察院诉苏州其安工艺品有限公司等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的理解与参照
   
司法202208031 利用网络平台非法开展证券、期货业务构成非法经营罪
司法202208028 合同诈骗罪与民事欺诈的界分
司法202208024 工程项目真实不影响合同诈骗的认定
司法202208018 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有关法律适用问题
司法202208015 港股通证券犯罪的管辖和法律适用
司法202208011 在新三板操纵股票交易构成操纵证券市场罪
司法202208008 操纵期货市场罪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
司法202208004 恍骗交易操纵证券市场犯罪的构成要件
   
司法202205051 违法所得没收程序证明标准的适用
司法202205047 再审漏罪判决纠错和新旧案刑罚并罚规则
司法202205043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逃避缴纳消费税的构罪分析
司法202205039 受让合法证照网吧后未变更登记不构成非法经营
司法202205036 未经许可经营成品油的行为性质
司法202205032 非法收购贩卖走私成品油的罪名确定
司法202205029 宣扬恐怖主义犯罪中的罪数认定及量刑
司法202205025 虐待犯罪的审理路径和要点
   
司法202202049 因法律修改而不构成犯罪的国家赔偿
司法202202044 刑法第三十七条之一第三款“从其规定”的理解与适用
司法202202041 冒用他人蚂蚁花呗构成盗窃罪
司法202202038 以“直接退运、同进同出”方式向海关申报走私货物不属于犯罪中止
司法202202034 新旧污染环境犯罪司法解释的适用
司法202202031 既假冒注册商标又销售商品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
司法202202026 制作、销售学习平台辅助程序的定性
司法202202023 篡改数据截留应付款构成诈骗罪
   
  2021年目录
   
司法202135040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相关适用问题
司法202135037 为他人开设赌博网站提供技术支持的定性
司法202135033 第四方支付平台为网络犯罪提供支付结算帮助的定性
司法202135030 收购银行卡并帮忙转账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司法202135027 为他人提供成套银行卡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司法202135024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主观明知与情节严重的认定
司法202135021 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的认定及量刑
   
司法202132068 删除网络信息的行为方式
司法202132064 套路贷犯罪是否涉恶的甄别
司法202132060 自洗钱行为入刑后的定罪与处罚
司法202132057 父子关系不能阻却对合型贿赂犯罪的成立
司法202132052 交易虚拟货币之衍生犯罪的认定
司法202132045 向单位饮用水中投放药物报复特定人员的定罪处罚
   
司法202129041 一审对违法所得财物未判决的纠正路径
司法202129037 刑事自诉案件开庭审判条件的判断
司法202129032 对法医鉴定意见的实质审查
司法202129029 经营型非法集资行为的认定
司法202129025 银行工作人员收取存款回报费构成受贿罪
司法202129023 以“盗窃—返还—再盗窃”模式多次盗窃的数额认定
司法202129018 遭受性侵害未成年人可以主张精神损害赔偿
   
司法202126033 帮助外籍人员骗领商贸签证入境的性质
司法202126026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司法适用与疑难问题
司法202126023 认罪认罚被告人仍享有完整的上诉权
司法202126019 二审认罪认罚案件的审理要点
司法202126016 认罪认罚案件中被告人诉讼权利的保障
司法202126012 当庭认罪认罚的处置程序及量刑规制
司法202126008 量刑建议明显不当,法院应依法判决
司法202126004 审判阶段被告人认罪认罚的程序适用
   
司法202123041 利用合法网络平台赌博构成开设赌场罪
司法202123038 应司法机关请求在境外被羁押的期限应折抵刑期
司法202123035 技术调查官的“技术查明+技术服务”
司法202123030 产品配方构成的价值性判断
司法202123022 非法买卖、储存枪支散件的认定
司法202123026 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的构成
司法202123018 妨害安全驾驶行为的性质认定
司法202123014 对轻微侵害不恰当地还击不属于正当防卫
   
司法202120056 诽谤他人吸毒案件的审理思路和证明标准
司法202120052 发回重审对被告人加重刑罚的条件
司法202120049 刑事诉讼中法院整体回避的管辖权变更
司法202120046 公办学校管理人员符合玩忽职守罪主体要件
司法202120043 为规避限制高消费令伪造护照并使用的定性
司法202120039 邮寄毒品的定性分析
司法202120037 为他人解围而防卫过当的判断
司法202120033 驾驶禁忌犯的定罪与量刑
司法202120027 公共场所当众猥亵的判断
   
司法202117109 《谢检军、高垒、高尔樵、杨泽彬开设赌场案》的理解与参照——以微信抢红包形式进行网络赌博的定性
司法202117105 《洪小强、洪礼沃、洪清泉、李志荣开设赌场案》的理解与参照——利用微信群控制管理,持续组织他人赌博构成开设赌场罪
司法202117101 《李森、何利民、张锋勃等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的理解与参照——扰环境质量检测采样设备致使监测数据严重失真的司法认定
司法202117095 《徐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的理解与参照——侵入并破坏机械远程监控系统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司法202117090 《付宣豪、黄子超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的理解与参照——DNS劫持型流量劫持行为的刑事司法认定
司法202117075 《王力军非法经营再审改判无罪案》的理解与参照——确理解适用非法经营罪中的“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司法202117059 《于欢故意伤害案》的理解与参照——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的认定
司法202117040 《郭明升、郭明锋、孙淑标假冒注册商标案》的理解与参照——网络销售假冒注册商标产品非法经营数额的认定
   
司法202114034 非法经营烟草专卖品存在未遂形态
司法202114032 高空抛物类行为的准确认定
司法202114029 对重伤害案件适用缓刑的考量
司法202114024 故意杀人案中被害人过错的认定
司法202114020 暴力袭警的构成要件
司法202114017 骗取财物后出具欠条不影响诈骗罪的构成
司法202114014 考试作弊犯罪司法疑难之案解
司法202114011 组织考试作弊罪既遂的标准
司法202114008 非法出售、提供试题、答案罪的适用
司法202114004 组织考试作弊罪规制对象的识别
   
司法202111041 坦白情节的认定
司法202111037 非法口供及此后重复性供述的排除与采信
司法202111032 过度维权不构成敲诈勒索的考量
司法202111029 利用职务便利敲诈勒索的认定
司法202111026 接触式婚恋诈骗中非法占有目的的审查
司法202111022 雇凶杀人案中主犯的认定及死刑适用
司法202111018 危害公共安全的自杀行为构成危险方法
司法202111015 相互打斗中防卫过当的认定
   
司法202108037 套取科研经费的行为定性
司法202108034 疫情期间非法行医罪其他情节严重情形的适用
司法202108031 合法行使权利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
司法202108027 冒用客户信息兑换消费积分构成诈骗
司法202108023 “套路贷”诈骗犯罪的认定
司法202108019 在网络上侮辱、诽谤死者及其母亲的刑法规制
   
司法202105032 偷排污水污染环境的定罪与量刑
司法202105028 操控恶意呼叫软件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司法202105026 利用挂机辅助软件刷取游戏道具并转卖获利的犯罪构成
   
司法202102047 婚内故意伤害案中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处理
司法202102044 犯罪发现时间是适用数罪并罚的关键
司法202102041 被害人承诺与自陷风险的区分
司法202102039 被告人上诉请求加刑不应支持
司法202102036 扭送行为过当的刑责认定
司法202102033 熟人间使用暴力胁迫手段借款构成强迫交易罪
司法202102029 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认定与处断
司法202102025 网络爬虫技术使用过界的刑法规制
司法202102022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范围、种类、数量
   
  2020年目录
司法202035036 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的追诉时效
司法202035032 骗取银行资金及其下游犯罪的定性
司法202035029 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的定性
司法202035024 容留、介绍卖淫罪非法获利数额的认定
司法202035021 窃取自己订购的商品并向商家索赔构成盗窃窃取自己订购的商品并向商家索赔构成盗窃
   
司法202032029 跟车尾随过杆偷逃车辆通行费的性质
司法202032024 寻衅滋事罪的若干法律适用问题
司法202032021 在网络寻衅滋事的定罪标准
司法202032018 网络诽谤犯罪行为的认定及程序适用
司法202032015 寻衅滋事罪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表现
司法202032004 驾车追逐、冲撞疫情防控管理人员的罪名认定
司法202032007 涉疫情随意殴打型寻衅滋事罪的认定
司法202032004 无端滋扰防疫卡点的刑法评价
   
司法202029039 法院改变公诉机关量刑建议的工作规程
司法202029036 未供述近亲属同案犯的量刑情节考量
司法202029032 世界自然遗产严重损毁的评判方法和标准
司法202029029 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区分
司法202029025 添加非毒品物质时毒品数量的认定
司法202029021 以虚夸方式销售正规药品的定罪量刑
司法202029018 职务侵占罪与盗窃罪的区别
司法202029016 与幼女以夫妻名义同居并发生性关系构成强奸罪
   
司法202026044 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中量刑平衡规则的适用
司法202026039 非医疗目的走私、贩卖精神药品的司法认定
司法202026036 赔偿义务机关后置吸收原则的例外情形
司法202026033 刑法第六十三条减轻处罚的正确适用
司法202026028 认罪认罚案件中指控罪名与审理认定罪名不一致时的处理
司法202026025 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追责范围
司法202026022 在微信朋友圈发布虚假信息实施诈骗属电信网络诈骗
司法202026019 多次非法持有毒品的数量认定
   
司法202023050 上游犯罪的价值决定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量刑情节
司法202023047 渐次递进型链式共犯的切分
司法202023043 未经同意传播房源信息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司法202023039 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与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的区分
司法202023034 醉驾中共同犯罪的认定
司法202023030 肇事者隐瞒身份并离开现场构成逃逸
司法202023027 交通肇事后履行救助义务但找人顶替的定性
司法202023024 为送亲属就医醉驾构成紧急避险
   
司法202020049 运用性暗示进行宣传的行为定性
司法202020046 先前纠纷不影响正当防卫的构成
司法202020042 涉黑组织形成的标志性事件的界定
司法202020038 整治长江航道采砂违法的判断
司法202020032 在盗窃现场等待收赃的行为性质
司法202020029 高空抛物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判定
司法202020026 非法拘禁过程中为报复暴力致人重伤的定性
   
司法202017031 法定刑升格标准地域冲突的量刑规则
司法202017027 量刑减让原则在诱惑侦查毒品案件中的适用
司法202017023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的司法认定
司法202017016 性侵儿童犯罪的司法认定
司法202017013 性侵幼女案中被害人谅解情节的量刑考量
司法202017009 幼女卖淫关联犯罪的认定和处理
司法202017007 性侵害男童案中间接证据的运用
司法202017004 性侵儿童犯罪案件的证据审查与判断
   
司法202014060 刑事退赔后共犯间可行使民事追偿权
司法202014030 认罪认罚案中针对上诉提出抗诉情形的处理
司法202014025 对自首被告人庭审翻供的审查
司法202014021 虚假电商代运营的刑法评价
   
司法202011047 暴力袭警的准确认定
司法202011044 暴力袭击正在执行防疫职务警察的情节认定
司法202011041 妨害公务罪的犯罪对象范围
司法202011039 出租人未尽监督管理责任的定罪处罚
司法202011036 抢夺民警配枪未危害公共安全的定罪量刑
司法202011034 非法狩猎情节严重的认定
司法202011030 非法猎捕、杀害野生动物相关罪名辨析及量刑规范
司法202011025 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的认定
   
司法202008049 以收取手续费为目的恶意退款构成诈骗
司法202008045 介入被害人行为时应以相当性认定因果关系
司法202008042 对主观心态的辩解不影响如实供述的成立
司法202008039 欺诈发行债券罪的构成要件
司法202008035 认定强迫交易罪应甄别交易性质
司法202008032 利用网络平台漏洞取财的定性
司法202008028 管理或者控制他人卖淫的认定
司法202008026 对妨害疫情防控犯罪依法严惩的把握
   
司法202005026 拒执罪自诉案件的受理审查要点
司法202005024 盗窃质押物的数额认定
司法202005021 利用房屋征收补偿协议骗取补偿款构成诈骗罪
司法202005016 审理“套路贷”犯罪案件的法律适用
司法202005012 车贷领域中“套路贷”案件的若干问题
司法202005008 以“套路贷”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之判定
司法202005004 “套路贷”案件的常见行为方式及罪名认定
   
司法202002048 协助组织卖淫罪中非法获利的数额认定
司法202002044 刑事诉讼涉案财物的审查和处置
司法202002041 认罪认罚案件中上诉权的行使及限制
司法202002037 认罪认罚案件中对检察机关量刑建议的审查
司法202002034 “四无”案件犯罪事实的认定
司法202002030 洗钱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的区分
司法202002027 组织卖淫、协办助组织卖淫犯罪中非法获利、犯罪所得的界分
司法202002024 公民个人信息的司法内涵
   
  2019年目录
司法201935045 本罪审理期间前罪被再审改判,前判剩余剥夺破治权利期间的并罚
司法201935041 职务便利与工作便利的界分
司法201935038 对抗诉期满后超出抗诉书范围的支持抗诉意见的处理
司法201935035 介入因素是否阻断因果关系的判断
司法201935033 以保险理财产品受贿的既未遂认定
司法201935030 “黑黑协作”组织形式的认定
司法201935026 交通肇事案中逃逸和自首的衔接
司法201935024 通过快递站点持续控制和支配毒品构成非法持有毒品
司法201935020 网购中购真退假获取退款构成诈骗
   
司法201932050 刑民交叉案件中对担保合同效力的审查
司法201932029 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的认定
司法201932022 正当防卫成立要件的司法认定
司法201932019 对违法事由引发的暴力侵害可以实施防卫
司法201932016 正当防卫的认定
司法201932013 正当防卫与事后防卫的区分
司法201932008 在自己住处制止严重暴力犯罪为特殊防卫
司法201932004 对非法侵入住宅者实施防卫的性质分析
   
司法201929037 作案工具的认定和处理
司法201929032 单位行贿罪与行贿罪的区分
司法201929027 在间接证据审查判断中排除合理怀疑的适用
司法201929023 刑法上相同商标的认定标准及比对方法
司法201929020 电动三轮车肇事致人重伤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
司法201929017 食品保质期限的计算
   
司法201926038 使用经著作权登记的美术作品生产假冒产品构成侵犯著作权罪
司法201926036 国家赔偿案件中对警察使用武器的司法审查
司法201926033 首次受贿与立案查处相距较久时的追诉时效判断
司法201926028 妨害公务案件被害人身份与罪数的关系
司法201926025 公安辅警不必然构成徇私枉法罪主体
司法201926021 给予、收取开票费可构成非法购买、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司法201926018 为他人诈骗发布信息构成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
   
司法201923031 虚假诉讼罪中缓刑的适用
司法201923028 从事公务的劳务派遣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司法201923025 对非法拘禁行为的审查重点
司法201923022 买卖居住证行为的定性及情节严重的认定
   
司法201920049 仅违反部门规章或地方法规不构成非法经营罪
司法201920045 层层转请托型贿赂犯罪中间人的定性应个案分析
司法201920042 减刑裁判要件的体系构成
司法201920039 认罪认罚从宽背景下一般累犯的认定
司法201920037 案发后在家等候处理应认定为自动投案
司法201920033 构成同一罪名的单位犯罪与自然人犯罪应数罪并罚
司法201920030 投资入股型受贿的认定
司法201920027 伪造劳动合同签名索要二倍工资赔偿的定性
司法201920025 扫描付款二维码转移财产构成盗窃罪
司法201920008 民事虚假诉讼法律规范的理解与适用
   
司法201917050 去公安机关打探案情被抓获不算自动投案
司法201917047 刑罚执行期间发现漏罪中“发现”之含义
司法201917043 逃税罪处罚阻却事由的理解适用
司法201917040 无证经营非专卖、限制买卖商品不宜认定为非法经营罪
司法201917037 国有事业单位内设机构收受贿赂的性质
司法201917032 贪污合资公司国有股权案中犯罪数额的认定
司法201917029 犯意引诱和数量引诱的识别
司法201917025 协助近亲属自杀构成故意杀人罪
   
司法201914031 正当防卫的认定程序
司法201914029 以虚假银行承兑汇票支付货款的诈骗数额认定
司法201914025 基层组织人员职务犯罪的认定
司法201914020 共同犯罪情形下转化型杀人罪的认定
司法201914015 审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的法律适用
司法201914011 恶势力的准确认定
司法201914008 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参加者的界定
司法201914004 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标准
   
司法201911043 数罪并罚中时间差问题的处理
司法201911041 驾驶货车在施工场地过失肇事的定罪量刑
司法201911038 以撤销案件规避国家赔偿监督的责任
司法201911035 二审中请求变更诉讼代表人的处理
司法201911030 军人为牟利提供军用枪弹给人打靶的定罪
司法201911027 盗用他人信息注册支付宝并消费的行为定性
司法201911024 虐待被看护人案中负责人罪责的认定及相关问题
   
司法201908033 违背妇女意志的证据分析
司法201908029 以国外付款国内配送模式走私的计税价格确定
司法201908025 涉黄金首饰收赃的主观明知
司法201908019 利用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实施诈骗的认定及处罚
司法201908015 妨害公交车安全驾驶行为的定罪与处罚
司法201908012 拉拽客运司机的罪责判定
司法201908010 妨害公共交通工具正常行驶的行为定性
司法201908007 抢夺公交车方向盘致车损人伤的行为定性
司法201908004 抢夺行驶中公交车方向盘行为的认定
   
司法201905029 建微信群组织赌博构成开设赌场罪
司法201905025 醉酒后强驾他人车辆引发事故的行为认定
司法201905022 应根据介入时间认定电信诈骗中的帮助取款行为
司法201905020 机场装卸工窃取托运物资应构成盗窃罪
司法201905017 货物交易型案件中经济纠纷与诈骗犯罪的界限
司法201905015 危害税收征管罪若干司法疑难之案解
司法201905011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行为结构与数额认定
司法201905007 开具无真实交易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定罪量刑
司法201905004 司法解释滞后情况下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量刑
   
司法201902046 法定刑以下判处刑罚的适用
司法201902043 骗取他人开通支付宝亲密付进而转账的定性
司法201902038 检举他人容留自己吸毒不构成立功
司法201902034 正当防卫的性质认定及过当与否的判断
司法201902031 贩毒人员对在其住处查获毒品性质所提反证的审查
司法201902027 虚构租赁关系转租被查封的房屋构成拒不执行裁定罪
司法201902024 股东账外收取回扣可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司法201902021 骗取他人信用卡及密码并使用构成信用卡诈骗罪
司法201902018 强奸幼女致其怀孕或自杀属于造成其他严重后果